好尷尬!成都一婚禮現場新郎剛準備致辭音響卻啞巴

好尷尬!成都一婚禮現場新郎剛準備致辭音響卻啞巴

9月13日,警方為蔣先生和婚慶公司進行調解。

我吐槽

市民蔣先生:我的婚禮現場剛進行到緊要關頭,音響設備居然啞了,太氣人了。婚慶公司說好要退款又反悔,好鬧心。

“這是一輩子才一次的婚禮哦”,誰知剛走上臺準備發表新郎致辭時,手里的話筒卻沒了聲。新郎蔣先生很生氣,找到婚慶公司員工要說法,拿到一張字條,得到承諾退還費用的一半即13000元。

1個月后,婚慶方沒有如期賠付,蔣先生到店鋪上守起來,婚慶公司報了警。

9月13日,婚慶公司法人代表何女士回應華西都市報稱,寫下賠付字條的是公司員工,沒有公司蓋章,不能生效。婚禮現場電壓不穩,導致了音響設備不能正常使用,為此酒店方已經向蔣先生賠付7千元,作為婚慶方,已經免掉蔣先生6900元的尾款。

意外 新郎致辭時 話筒沒聲音

9月13日,成都溫江柳城派出所,蔣先生夫婦和婚慶公司方爭執起來。報警的是婚慶公司法人代表何女士,理由是蔣先生夫婦影響了公司正常營業。

當日上午,蔣先生來到公司店鋪,為1個月前的事,索要一筆賠償。

7月底,24歲的蔣先生在成都貝玉婚慶禮儀公司購下2.7萬元的婚慶服務,預付了2萬元。8月10日,在近一個月的籌備后,蔣先生和張女士的婚禮在一家農家樂舉行。近12點,主持人上臺,歡迎了來賓,蔣先生“當時就覺得話筒音量不穩,心里懸著的”。他擔心的事在兩分鐘后發生。當蔣先生站上臺,正準備致辭時,手里的話筒沒了聲,他站在臺上喊起了話。

婚禮儀式在沒有音樂伴奏,沒有麥克風的情況下繼續。“浪漫的儀式變得很簡單”,蔣先生說,由于場面尷尬,老丈人“覺得沒面子”,沒有上臺。“我都沒有親手把她從父親手里接過”,蔣先生很遺憾。

蔣先生說,由于儀式出了意外,開餐時間也推后了,一些有事的朋友沒有用餐便走了。

追責 麥克風啞了 誰的責任?

婚禮第二天,蔣先生來到婚慶公司,一名男員工用圓珠筆寫下一張字條:承諾經與新人協商,乙方(婚慶公司)將承擔甲方(蔣先生)婚禮費用一半作為補償,將協助乙方(蔣先生)對玫瑰園(酒店方)進行相關責任的處理。補償將在1月內完成。

其間,蔣先生收到婚慶公司回應:當天氣溫高,酒店里的空調設備都打開了,電壓負荷大,電流不穩,所以電工拔掉了音箱插頭。隨后,蔣先生收到酒店方7千元的賠付。但婚慶公司并沒有按照字條上的承諾進行賠付。9月13日,蔣先生來到婚慶公司門店上索賠。

“我愧對妻子,沒有給她一個理想的婚禮。酒店電壓不穩,婚慶公司為什么沒有補救措施?他們總是擺起一副沒有責任的態度。我要討要一個說法。”蔣先生說,如果賠付不能達成,那他希望婚慶公司為他們重新辦一次簡單的婚禮,圓妻子一個夢。

回應 婚慶方免除6900元尾款

婚慶公司法人代表何女士認為,酒店電壓不穩,不是婚慶公司的責任,而且出了狀況,公司也按照流程,完成了該做的工作。此外,公司在與蔣先生簽訂的項目單上寫明,婚禮現場的意外情況與公司無關。由于婚禮現場不理想,公司愿意免除蔣先生6900元的尾款支付,并且自付費用,請配音師,在錄像里填補缺失部分。

對于蔣先生收到的承諾書,何女士說:“當時,寫下承諾書的員工不了解情況,后來,我們協調酒店方賠付了7千元,再加上我們免除的6900元,實際上,也彌補了新人的損失。”

何女士認為承諾書沒有公司蓋章,不具有法律效力。

新聞延伸/

麥克風不靈了 怎么辦?

蔣先生類似的狀況,不久前,成都李女士也遇到了,可她的婚禮并未因此出現瑕疵,反而“充滿了感動”。

李女士說,婚禮當天,她在婚禮現場等著新郎來迎接,不料麥克風突然失靈。就在她焦急時,12個伴郎伴娘齊聲喊道,“高先生,你的妻子和她的父親正在等你。過去吧,接過你的妻子,像她的父親一樣,挽著她……”

原來,伴娘伴郎與主持人商量后,決定充當“傳聲筒”。在接下來的儀式中,主持人說一句,伴郎伴娘喊一句,新郎新娘的誓詞,也通過他們喊響到了婚禮現場的每一個角落。婚禮完成后,李女士流下了眼淚。她說,自己的婚禮依舊美麗,少了些套路,卻多了份友情的力量。

熱詞搜索: 成都 啞巴 新郎

[責任編輯:]

相關文章

最新推薦

德克萨斯扑克牌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