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孩牽老人過馬路溺亡 當事老人稱被逼下跪道歉

“達州 12 歲女孩暴雨中牽老人過馬路溺亡”追蹤

“我活了60歲,從來沒受過這樣的侮 辱……”7月31日,田仕會眼里噙著淚水,哽咽著對華西城市讀本記者說。7 月30 日下午,田仕會在自家的門市上,不僅向多位找上門的人下了跪,還遭受了10多分鐘的辱罵,甚至曾被對方往臉上噴過口水。找上門的人,自稱是12歲小女孩小慈(化名)的家屬。

6月23日,達城因暴雨發生內澇,小慈牽著田仕會的手涉水過馬路,兩人同時被路面水流沖倒。田仕會被及時救起,隨后離開了事發現場。半小時后,積水退去,小慈被發現時已不幸溺亡。

死者家屬認為,田仕會被救起后應該告知小慈也被沖走的情況,并認為小慈的死亡與田仕會有一定的關系。在死者家屬前后三次找上門后,田仕會于7月30日向對方下跪道歉,但對方認為其道歉的誠意不足,沒能達到預期,目前仍未諒解田仕會。

【事件】三次找上門 目擊者稱當事老人遭辱罵

“7月8日、7月15日、7月30日,對方先后三次找上門來,要我媽給個說法。”田仕會的女兒劉雪豐稱,雖然事情已過去了一個多月,但母親從7月8日以來就沒有清凈過,死者家屬每一次找上門來都情緒激動,并對母親進行辱罵。“后兩次,我們都報了警,7月15日,警察來調解過。”

劉雪豐稱,對方認為小慈的死亡與母親有一定的關系,還責怪母親被救后沒說小慈也被沖走的情況。“他們質問我媽,為啥子要牽那個小女孩的手,后來被救了,又為啥子不讓人去找小女孩的下落。”劉雪豐說,本以為可以好好坐下來談的,但對方一上門就開罵,“感覺他們是故意上門來撒氣的”。

7月30日,死者家屬第三次找上門,整個過程被年輕男子小劉目擊。“找上門的有6個人,他們一來就罵人,罵得很難聽。我看見有人推搡里面的老人家,還有人往她臉上噴口水。”他用手機拍攝了5分鐘左右的視頻,但被對方發現后強制刪除了,“4個人過來搶我手機,還警告我說,不刪視頻就要打我,我只好照辦。”

借住親戚家當事老人稱曾“被逼下跪”

7月30日下午,田仕會的姐姐田仕群,聽說了妹妹的遭遇后,專程前來接田仕會到她家暫住。“被辱罵以后,妹妹通宵沒睡,飯也不吃,水也沒喝,讓人心疼……”田仕群稱,姐妹倆見面后,田仕會稱對方明確表示不會善罷甘休。

“我活了60歲,從來沒受過這樣的侮辱……”7月31日上午,田仕會向記者講述了7月30日的事情經過。“當時只有我和老伴在門市上,對方一進門就指著我的鼻子罵,還逼著我道歉、下跪。”田仕會稱,當時有好幾個人把她圍在門市內辱罵,她說了“對不起”以后,沒想到對方罵得更加厲害,“實在沒辦法,我最后只好下跪”。

“田婆婆至少跪了 10 分鐘,她就在那里跪著被人一直罵,我又不敢去勸,只好報警。”現場目擊者小劉稱,當天16:51、16:53,他曾兩次報警,并在電話中向警方介紹了有人逼著田仕會下跪的情況。記者發現,事發門市內當時開啟了一個行車記錄儀,田仕會被人辱罵的過程被記錄了下來,但由于攝像頭距離太近且角度偏高,沒能將跪在地板上的田仕會攝入鏡頭。

【觀點】當事老人:得知情況后很內疚

“6月23日,和那個小女娃娃(小慈)一起過馬路,她主動來牽我的手,問我:‘婆婆,我們一起過馬路吧?’我說‘好嘛,謝謝你!’后來,她就牽著我往前走,但沒想到會出這么個事。”田仕會回憶,兩人同時被水流先后兩次沖倒,她連嗆了幾大口水,“當時腦殼里一片空白”,緩過神后立即大聲呼救。

“我這條老命是撿回來的。被救起來以后,我身上到處都是傷,路都走不穩了。”田仕會稱,她離開現場時意識混亂,完全懵了,事后才想起那個跟她同行的小女孩。“當時雨下得很大,很多人在那里救人,我一直以為那個女娃娃被救起來了,也沒有多想……”田仕會稱,小慈死亡的事,她也是回家之后才聽說。

“多乖一個女娃娃,就這樣沒了,太可惜了,我曉得后一直很內疚,覺得對不起她……”田仕會紅了眼圈。

“回家以后,整整三天,我媽滴米未進,一直在為這個事自責。”女兒劉雪豐稱,7月8日,對方家屬找上門,田仕會借此機會真誠地道了歉,“他們從頭到尾地辱罵,我媽一直沒說啥子。”

老人家屬:對方實在太過分了

“我們原本以為,既然對方找上門來,我媽也道了歉,這個事也就過去了。沒想到對方接二連三找上門來,還揚言要住到我們家里來,讓我們一家人不得清凈。”7月30日,劉雪豐翻出門市上行車記錄儀錄制的視頻,翻來覆去看了多次,她覺得“對方實在是太過分了”。

“對方第一次上門,政府街道辦司法所的調解員李小渠(音)也在。”劉雪豐稱,對方未找上門以前,雙方曾一起調解過,李小渠當時也在場,“李小渠說我們應該承擔責任,還建議我們賠錢了事”。對于劉雪豐的說法,記者曾于7月30日、7月31日、8月1日多次聯系李小渠試圖求證,但李小渠一直未接受采訪。

“這件事情中,媽媽也是受害者。他們對我媽不滿或者要賠償,完全可以通過司法途徑來解決,而不能老是跑到我家的門市上來鬧。”劉雪豐稱,從視頻記錄的音頻、視頻內容可以看出,對方并未打算就此罷休。“如果對方要一直這樣鬧下去,我們將考慮采取司法途徑維權。”

死者家屬:對方道歉誠意不足

“我沒有去過對方家里或者門市上,這個事我也一直沒參與。”7月30日下午,死者的父親王先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,他母親曾跟他說過,要上門去找對方。另外,親友們去找過田仕會,大家也給他本人說過。“我聽說田仕會給他們下了跪,對方之前雖然說過‘對不起’,但態度不好,有一次110還調解過,也沒能達成一致。”

“包括我母親在內,親友們都認為我女兒的死亡,和田仕會是有關系的,我個人也認為她應該承擔一定的責任。”王先生稱,對于小慈的離世,他們始終無法接受。這一個多月來,一家人都沉浸在痛失親人的悲慟中。“我母親和我女兒的感情特別深厚,她只要看到我女兒用過的物品,就會整天以淚洗面、茶飯不思,我也只能盡力勸她……”

“至于上門找田仕會的事,我是比較理解他們的心情的,他們只想要個心理安慰而已。據我了解,對方不僅沒有真心誠意給予安慰,也沒有一個讓我們滿意的態度。”王先生稱,即便是田仕會在7月30日下了跪,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。

律師說法死者家屬有權要求賠償但逼老人下跪做法不對

“我覺得小女孩的行為是無因管理行為,即當事人沒有法定的或者約定的義務,為避免他人利益受損失而進行管理或者服務的法律事實。”四川鴻章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趙光華分析稱,無因管理行為是一種自發性的行為,對于無因管理行為人的合法權益,應及時給予保護。管理人因管理事務而遭受損失時,被管理人負責賠償。因此,本案中,死者家屬要求老人賠償損失原則上是可以的,死者家屬可以采取司法途徑尋求解決,但是采用辱罵、噴口水、逼老人下跪道歉的做法是不對的。

四川杰可律師事務所馮駿認為,針對事主老人而言,在受到施救時,本身自己是受助方,法律上并未規定受助方有法定義務做什么,因此苛求老人主動、積極對小女孩施救,是沒有具體的法律要求的。老人沒有向其他人主動說明還有溺水者,此可以在道德層面譴責,但不能在法律上評價。最后,小女孩家人的行為不可取,其已帶有強迫性,侵犯了老人的人身權利,涉嫌違法。

熱詞搜索: 老人 當事 馬路

[責任編輯:]

相關文章

最新推薦

德克萨斯扑克牌游戏